草食系杂食动物

一个母亲节贺图之后的产物?

被妇联三虐到神志不清,结果还是写了刀子我emm

睁开眼,是阿斯加德仙宫熟悉的装潢,空气里是甜丝丝的花香。
Thor看着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弟弟,光着脚从床上一跃而起,冲到Loki身边给了他一个实实在在的拥抱。
“Loki,你还在,真好。”
绿色的小蛇愣了一下,扭了扭柔软的身体,见挣扎无望,倒也平静下来接受了这个莫名其妙的熊抱,当然,并没有停止喷射毒液。
“Thor,你睡了一觉连智商也跟着没有了吗?”
弗利嘉揉了揉两个小家伙的头,笑容像是阳光一样的温暖。
“母后!”
Thor略显惊讶的目光,从心底奔涌上来的酸涩的幸福感,让眼眶变得湿润。
“傻孩子,母后在这里呢。”
弗利嘉半蹲下来,伸出手臂把年幼的孩子揽进自己的怀抱。
久违的温暖。
多希望这一刻可以永恒。
哪怕是用生命去交换。
可是当Thor再次睁开双眼,眼前的只有沉默的死星,身体仍隐隐作痛,脑子里无法挥散的是Loki赴死时看向自己的目光。

第一章   戒指
天刚放亮没多久,空气里还是夜晚的寒度,伊修加德的风雪一刻不停,冷风穿过雪地的声音鬼魂哭嚎一样的刺耳,龙骨上挂满了冰棱,雪粒子重重的打在脸上,疼痛的感觉却并不明显,身体早已冻僵,指尖冷的发紫,不住的抖,厚重的皮袄子的保暖效果并不好,身体的温度正迅速流失。
科莱恩站在伊修加德的大门口,颇有些窘迫的呆站在那里,高大的敖龙族白魔法师倒是吸引了不少伊修加德人的目光,不过他们也只是远远的看着,既不邀请也不驱逐。
“你在发什么呆?”
年轻的人类女性举高自己的法杖用力敲醒莫名其妙发呆了的敖龙,完全不为这压倒性的身高而感到不安或是别的什么。
“抱歉,母亲,我只是不知道这么做对不对。”
科莱恩捂住被敲打的地方,低下头小声的说,落在头顶的雪花有的融成了水,还没顺着发丝流下来就又结了冰,银白的发丝覆上了一层薄薄的冰晶,在阳光下闪闪发光。
“啊啊你到底在犹豫什么,你可是敖龙,像个敖龙一样果决一点啊。”
人类女性不耐烦的抱怨着,伸手推一把高大的敖龙族男人,那人却纹丝不动,反而投来了无辜的目光。
“母亲,我们走吧。”
长久的沉默之后,科莱恩终于迈开步子,背朝着大门,一步步走向福尔唐的管家。
出生在森都的敖龙一脸凶相,目光却出奇的柔和,像蕴着一潭水,波光潋滟。
科莱恩跟在管家身后,看着东张西望满脸兴奋神色的母亲,心里更多的也许是无奈。
温吞的甚至有些软弱的性格,大概是受了森都草木的影响,科莱恩总是在犹豫,总是在逃避,这样的性子让人类女性也常常觉得不满,却又无能为力。
“看啊,是维特他们!”
母亲惊呼一声,直直地冲着那两人跑过去,福尔唐的管家也停下脚步,静静地等待。
人类女性朝科莱恩挥挥手,年轻的敖龙这才挪向那边,和自家母亲交谈的是一个人类女性和一个猫魅族少年,毛绒绒的耳朵在伊修加德的风雪里一颤一颤的,翠玉的瞳孔冷冷清清,发着光。
“嗨科莱恩,好久不见,你们来的倒是挺快。”
斯勒维特爽朗的笑着,扑进敖龙怀里,抬起头笑眯眯的看着面无表情的敖龙,伸出手用力揉了揉裸露在寒冷空气里的脸颊。
“你现在脑子里又在尖叫了吧!天气太冷居然看不出你是不是在脸红呢。”
科莱恩并没有回应斯勒维特的话语,只是沉默着伸手覆上猫魅的头顶。
“一会儿死宫走起,你只需跟在我后面崩石就行了。”
斯勒维特晃晃脑袋,倒是挺享受科莱恩爱抚一样的动作,耳朵抖了抖,露出满意的神色。
自家母亲啧啧两声就扭过头,对着另外那人商量着什么,科莱恩只隐隐约约的听见了类似戒指的字眼,看一眼热烈讨论的两人,想要靠近的脚步还是停下了。
那边的两人是姐妹之类的家人,另一人领养了斯勒维特,而自家母亲是在另一人的不断怂恿下才领养了自己,或许母亲的心里仍在犹豫,毕竟真正让母亲觉得高兴的并不是与自己的相处,而是即将经历的那一场又一场的纷争,而那些纷争却也是自己避让不及的。
比起总是陪伴着斯勒维特的另一人,母亲更多的时候都不见踪影,森都的生活很平静,原本已经习惯了这平静的科莱恩却在几天前迎来了许久不见的母亲,瘦小的人类女性身上是陌生的风雪的味道,说着不容自己拒绝的话语。
“前往伊修加德吧,科莱恩,去参加那些龙的战争。”
科莱恩无法拒绝,即使知道这些纷争并不是自己栖身的地方却别无选择,幸而母亲看不见自己的退缩。
收到了来自海德林的信件,下一秒自己就到达了伊修加德的大门,身边是全副武装的母亲。
既然别无选择,那就只能去适应,幸好,身边还有斯勒维特。
科莱恩看着参与到那两人谈话中的斯勒维特,目光里的眷恋浓的化不开。
察觉到这目光的斯勒维特回过头,科莱恩连忙收起那份眷恋,目光直直的对上。
“妈妈说让我回头给你搓个戒指哦!”
斯勒维特笑眯眯的看着科莱恩,看着高大的敖龙露出不知所措的神情,兀自觉得好笑,似乎对斯勒维特来说,这个戒指并不能代表什么。
科莱恩大抵也是知道的,斯勒维特是飞鸟,一枚戒指能代表什么,更不要妄想用这戒指束缚住他的翅膀,但至少,自己能有一个念想了,手覆上胸口,那里是贴近心脏的地方。
但是科莱恩没有想过,不属于自己的永远不可能属于自己,一切的一切,都会变成最痛苦的回忆被深埋。

新坑碎碎念

入狒狒的坑其实没多久,因为不愿意买幻想药中途换了好几个号,龙男猫男腿精都捏了个遍,现在终于安定下来了,就想着写篇文纪念一下以前被我无情抛弃的儿子们,随缘更新了。
写的应该基本都是其中一个儿子经历过的事情,因为氪了直升包所以可能不涉及主线剧情,能写的东西也不是很多,之后应该会写一点原创的故事吧。大概。
大致讲下设定,儿子是最低身高的光龙男,科莱恩,白短毛红眼睛,氪了直升是个白魔,另外也练了暗骑和赤魔。性格和外表一样是个兔子,起来来很凶但其实只是不善言辞的腼腆。
大致就是这样了,主要目的还是写给自己看,不过如果有人能感兴趣的话那就更好了。

记一个脑洞

一个一直对父母老师言听计从的乖乖女,长的好看,成绩又好,不谈恋爱不追时尚,每天都是家和学校两点一线的生活,对同学也很温柔。
突然有一天做了一个梦,梦的一开始是一片红色,她伸手去摸摸到一片黏糊糊的温热的液体。红色开始流动,突然间瀑布一样的掉下来,只剩下一片空白,红色的液体淹没脚踝,然后越涨越高,没过膝盖的时候她看见手上有一把刀,突然诡异的笑了,没有拿着刀的手盖在脸上,手上都是那种红色的液体。
脚下的液体突然分开了,摩西分海一样,她就顺着往前走,然后依次看见了朋友老师父母的尸体,她很害怕,但是笑容却越来越明显。
最后她醒了,意识到一切都是梦,长舒了一口气之后发现自己穿着白色的睡衣,手里拿着刀站在客厅,睡衣上是干透的红色的液体,脚边是她最好的朋友,老师和父母

啊难以置信的单抽奇迹。。。。
入fgo的第二周,本来只打算佛系单机,随缘抽卡(毕竟是个肝了阴阳师一年多sr三个ssr没有的超级非酋)结果喜欢的角色一个接一个的出啊超级开心,上周抽到了幼闪,不打算氪福袋了自暴自弃的打算把石头用光考虑考虑就退游了,结果居然单抽出闪!幸福的炸成烟花了(。ò ∀ ó。)我还能再肝

萌新的尝试性产粮

努力尝试不要ooc吧,纯粹是因为无聊,私设有,原创人物有,大概会是原创人物第一视角?
先放个序章吧...

我看见窗外的蝴蝶,停在未曾开放的花上。
雪越下越大,掩盖了门前的路,抹去了我存在的痕迹。
房间里的木柴烧的正旺,满是木屑的迷人味道。
高大的鹿走向我的居所,黑色的鹿角停在我的窗前,吓跑了蝴蝶。
我看着他的眼睛,他看着我的眼睛。
鹿角穿透我的胸膛,我的血液濡湿他的身体。
猛然惊醒,才发现一切都只是梦,我甚至,没有接近那头鹿的资格。
更罔论抚摸鹿角。